*€*Red)>Fish3

Born in the dawn

就只丢一点Part*1的内容~等随缘开通再一次丢随缘~


       在很久的以前,世界的人类就发现自己可以变成动物,草食,肉食,弱肉强食成为了战争的利器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,世界订下了规范,肉食兽种的人类不可以残杀吞食草食兽种的人类,这个规范让世界安宁了近百世纪,然后一个病毒摧毁了一切,不再有人性,没了人性,只剩的兽性,最后人吃人不再是荒唐的说词。


×


        一次的睁开眼睛,周边一片的漆黑,空气中夹杂浓浓着霉味与灰尘。


        耳畔响起巨大的金属磨擦声,他紧张的想站立起来,然而他成功了,感受着脚底下的金属地板晃动不停,突如的一阵剧烈的颠簸害他的下巴狠狠的撞上冰冷的地面,上下排牙齿嗑着,疼的他脑子一阵一阵的响,他不知道这个多久了,他又试着站了起来,他尝试了解摸透,只有不断的摇动跟尖锐的金属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尝试思考,可是他脑子裡什麽都没,也不能说是真正的都没有,有关他的一切,他只知道“常识”,像是这些常识告诉他,这世界上的人类可以变化成动物,不同的兽种人类,而只有少数人类是可以抵抗病毒,可是是什麽病毒?他生病了?也告诉他他天生就该害怕、躲避肉食兽种的人类,特别是一种……他也知道自己是羊种,一隻羚羊,而他的名字是“汤玛士”。
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自己应该有父母,可是他什麽都看不到,脑海裡闪过的人影他一个都没看过或者该说毫无印象,他们脸上都像蒙上一块块模煳的色块,无从辨识。


        汤玛士不断想从不多的记忆挖掘出什麽,或是回想起更多,但毫无意义,他除了最“基本”他什麽也不知道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汤玛士知道他一直在往上升,但是是升到那裡?还要多久?他无助的恐惧着,一路摇晃摆动着,就像他一颗心悬挂着,跟着摇摆。


        经过了很久,他痛苦的认为了可能有好几小时甚至几天,当他觉得这一切久的可能不会停止,可是理性的直觉告诉他,喔!别傻了,只不过才过了半个多小时也还没一小时,汤玛士相信他的直觉。


        汤玛士觉得他渐渐的适应了,至少没刚清醒几分钟前的溷乱,奇怪的是,他内心的恐惧无助迅速的消逝无综,取而代之的是无限的好奇,他好奇这个是要带他去那,而这一切又是怎麽回事。


        打断汤玛士思想的是一声巨大的啷喀声,一切都静止了,宁静的像刚刚的一切都是幻觉,汤玛士一动也不动,刚消失的恐惧伴随着宁静一点一滴的回来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汤玛士站稳自己,双臂举的高高的,忽然手背顶到一片什麽一片平坦冰凉坚硬的物体,汤玛士想这应该是这个空间的顶,他垫起脚尖,一开始是试探的拍打,一分钟,两分钟,拍打成为了敲捶。


        汤玛士忽然顿住,不是他累,也不是他痛,虽然他觉得他的双手一阵温热黏腻的感觉,可是他的直觉又说话了,叫他停下,仔细聆听。


        是的,他听到窸窸窣窣的声响。


        是人?还是机械?


        是人,汤玛士听出那是不同声调不同语气跟高低的语言,总而言之,那是人类的语言,或许他会听得懂。


        汤玛士试着再静下来仔细的了解,或许是打开,还是决定,喔,他想他听得懂,那太好了,是半小时以来唯一的好事,当然一定比那金属尖锐声好。


        啪叽,那个金属顶部一分为二,光照的汤玛士不能不眯着双眼,他什麽都看不见。


        顶部的打开让本来闷着的空气开始流通,淌流进来的空气参杂的气味让汤玛士本能的一颤,全身紧绷,他想吐,想哭,想远离的尽可能缩进底部。


        然后有一个人忽然抓着他的衣领,一股不可抗力不顾他的反抗把他拖出这个空间。


        「哈囉菜鸟,这会是一个漫长的一天。」他听到一个声音这麽说,「欢迎来到迷宫幽宫。」


评论(6)

热度(19)

  1. 诸葛子瑜*€*Red)>Fish3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Thominho的地图室